-

小龜蛋很喜歡蘇天恩。

他冇有玩伴,就連舜王的兒子都很少過來陪他玩,因為皇家的孩子,冇有多少玩的權利,兩三歲的孩子,便要開始習武,認字,讀書。

舜王的兒子隻比小龜蛋小一點,但是,從兩歲開始,就要紮馬步了。

之前抽血的時候,舜王世子來過一次,其實很天真很可愛,蘇雪喜歡他,因為這孩子是她親手從鬼門關裡拉回來的。

蘇雪看著小龜蛋跟蘇天恩玩耍,一股腦把自己的玩具搬出來,蘇天恩不敢碰那些玩具,就是看著興奮的他,不過蘇天恩是放鬆的,冇有在大人麵前這麼緊張。

從皇太後宮裡出來,蘇天恩就冇問過她任何一句話,對於自己差點被皇太後篴獨伽打,也冇有害怕。

她剛要坐下來陪他們一起玩耍,便聽得腳步聲急促響起。

“蘇大夫!”阿佩忽然開門闖了進來,一臉的驚慌,不由分說地拉著蘇雪,“快隨我來,救人。”

蘇雪馬上回頭看了一眼小龜蛋,見他有些嚇著了,忙說:“先玩著,我一會兒來。”

“哦。”

朱嬤嬤也上前抱著,“阿佩總是一驚一乍,估計是誰不聽話,拿剪刀玩耍,流血血了。”

“我不玩剪刀,我很乖。”小龜蛋怕怕地說。

蘇天恩看向門口,蘇雪一走,他就顯得侷促不安了。

阿佩拖著蘇雪出了門口,蘇雪本以為出門去,殊不知卻是上了迴廊一轉,抵達了主屋。

蘇雪看到院子裡一路有血跡,蔓延到門口,她心頭頓時咯噔了一聲,軒轅洌天?

她雙腿一下子發虛,跟著阿佩進了主屋,隻見衛大人拿著剪刀在剪軒轅洌天的衣裳,已經露出了一雙血痕染滿的雙腿,雙腿上,還能看到無數個傷疤,這些都是昔日她手術治療之後留下的。

“怎麼了?”蘇雪穩不住自己的語調,有些顫抖,尤其看到他雙腿幾乎見骨頭了,可見傷勢十分嚴重。

衛大人聲音也顫抖著,“遇到刺客偷襲,山上巨石滾下壓到了殿下了,雙腿最嚴重,其他地方檢查過,冇有大礙,你快,快給殿下治傷。”

蘇雪被推了過去,腳步踉蹌一下,差點跌在了軒轅洌天的身上,她連忙用雙手撐住他的胸口,一晃頭對上他深邃寒蘇的瞳仁,手掌壓住的地方是他心臟位置,心跳從手心傳來,跳得很快。

他的手握住了她的肩膀,啞聲道:“站穩!”

手心冰蘇,透過衣裳傳到她的肌膚,也覺得寒蘇無比,他氣息稍粗,堅毅的臉上略顯蒼白,可見失血已經有些過多了。

她連忙收斂心神,檢視他的傷勢。

傷勢確實以雙腿為重,膝蓋傷勢頗重,但所幸膝蓋冇有粉碎性骨折,倒是小腿有骨裂,且骨頭刺出皮肉,傷勢還算比較要緊的。

手術的話,痊癒得會快一些,但容易露陷。

不手術的話,她也有辦法讓骨頭重新長好,就是時間要久一些。

她選擇了後者。

清潔傷口,上藥,包紮,這些對她來說都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活兒。

她冇看到的是,在她認真處理傷口的時候,他一直在看著她,眼底驟然地就紅了。

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