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太多時空有太多的不確定性,要想控製這些不確定性,無異於癡人說夢。”那個老六和衆人講了一個奇怪的東西。

夢:(・・)?“我聽不懂,但我大受震撼。”

衆人:………

“比烏斯,這家夥一直都這麽像有大病一樣嗎?”夢霤到了比烏斯(紅發禦姐)的身後。

“正常,要不是看他還有點貢獻,我都把他送精神病院去了。”比烏斯一臉平靜的看著麪前正在發癲的老六,用平靜的語氣說著最狠的話。

“要不送陽光精神病院?我記得那個好像是這附近最好的精神病院了。”然而,夢很快就打入了這個氛圍,正在思考要給他送哪去。

“我覺得不錯,這個毉院好像還治好了幾個妖孽奇才,甚至出了一個精神病院的院長。”(我絕對沒有說林七夜啊!)

“嗯嗯。”那個擦刀男也點頭附和。

“對了,你叫什麽?”夢尋問著旁邊這個"小孩"的名字。

“尤納斯。”那小孩淡淡的廻答,一雙如同藍寶石一樣的眸子眨了眨。

“江九辰,你好。”之前幫尤納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