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澈目光掠過眾人。

所有人眼中放光,帶著精銳和殺氣!

聽命!聽宣!如狼似虎!

每一位將士,都是龍精虎猛!

蘇澈道:“三件事!”

“第一,天屠軍,永遠隻有番號,不得進犯彆國!不得占山為王,不得以侵占方式獲取領地!”

“第二,天屠軍的宗旨,要以給流離失所的百姓一個家園,維護公平正義為己任!行天地正道!講天地道義!不可忘記責任與宗旨!”

“第三,天屠軍能且隻能建立兄弟聯盟的國度,隻有突雀國!!從今天開始,到天屠軍永遠,突雀國的危難,就是天屠軍的危難!有天屠軍一天在,不允許突雀國受到任何欺負和攻打!突雀國若有一天亡了,天屠軍所有人,以死謝罪!!”

前麵的兩點,是蘇澈很早就想要宣佈的。

一個隊伍,有了番號,就要有做事的宗旨,就要有信仰和規矩!

天屠軍建立之初,是為了無家可歸的人擁有一個家。

不是為了稱王稱霸的。

這一點,必須要明確起來!

這隊伍最初,是幾個上無片瓦遮身,下無立錐之地的窮苦人綁在一起才成立的。

萬萬不可忘本!

第二點,必須要講規矩!講道義!講正氣!

這不是為了名聲什麼的,而是不想讓天屠軍失真!

畢竟,如今的天屠軍,已經不可同日而語。

蘇澈說句絲毫不誇大的話,如果天屠軍失真,想要變成霸王的話,彆說邊緣幾十個小國,就算是大幽朝,恐怕也未必擋得住如今的天屠軍!

到那時候,戰亂四起,硝煙遍地,狼煙沖天,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流離失所,多少窮苦百姓要無辜的死在戰火之中,這不是蘇澈願意看到的,更不是天屠軍能做的是!!

說以上兩點,也是因為,蘇澈自己很清楚,他不可能永遠留在這兒,也不可能永遠做天屠軍的統帥。

總有一天他是要走的。

自己離開了之後,必須要保證天屠軍的規矩,否則,這麼強悍的一個隊伍,一旦失真,就是災難的開始!!

至於第三點……

是蘇澈考慮好之後,臨時加上的!

突雀國的女大王,蘇陽公主,如今,已經是自己的女人!

她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丫頭,也是一個好大王!

她想要做點事情。

奈何,諸多的曆史遺留問題,以及不可改變的人性,總會讓她遇上各種各樣的麻煩。

作為她的男人,她的夫君,蘇澈責任所在,必須要做為她做點什麼。

不幫助她具體做事,至少,要保證自己的女人不受欺負,不被滅絕!

“以上三點,萬不可廢!”

“所有人,都聽清楚了嗎!?”

“是!!”

“是!!”

江逐流,羅城,羅浮,夏侯申,向奎等人,齊齊站直身子:“請將軍放心!天屠軍千百年,都永遠不會打破規矩!!保證自己不失真!且永遠守護突雀國!!”

“好。”

蘇澈立下了這幾條規矩之後,就放心多了,一顆懸著的心,也終於有了著落。

“繼續練兵吧!!”

“是!”

很快。

練兵場上,又是呼喝之聲,殺聲震天,如虎嘯山林!

如猛龍過江,所過之處,銳不可當!

……

事實情況的發展,和蘇澈對未來的預估,基本上是一樣的。

天屠軍的動向,一直都有多方在密切關注。

突雀國那邊。

在突雀國周圍的兩三個邊緣小國,廊哲國,車遲國,鬼王國,這三個小國,原本正打算大舉進犯!

對於他們來說,龍神大王悄悄離世,雖然訊息被壓製住了,他們想要窺探實情也不是什麼難事。

如今正值新王和舊王王令交替的時候,再加上新王是一個女大王,還是一個剛剛過了十八歲成人禮的小丫頭,他們就更加興奮了!一舉拿下突雀國這麼一塊肥肉,簡直是天時地利人和占全了!!

卻冇想到……

一夜之間,他們得到了天屠軍要世世代代守護突雀國不受危難,誰欺負突雀國,天屠軍就大軍開拔兵臨城下聚而殲之的訊息!!

幾乎是一瞬間,三個小國的首腦,原本商量的好好的事情,瞬間一鬨而散,直接崩盤!!

天屠軍是什麼樣的存在啊……

那就是一群魔頭啊!

他們走過的地方,說寸草不生都不誇張。

雖然成立不久,但是已經創立了不敗神話!從來冇有輸過,卻殺人無數!大軍開拔的地方,要麼受降,要麼血流成河,冇有第三種選擇!

誰要是招惹了天屠軍,等待著的就隻有死路一條,也同樣冇有第二種選擇!

突雀國,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,就已經轉危為安。

同時。

知道這訊息的,也有大幽王朝!!

大幽朝聖主聽說這件事以後,突然,危機感很重!

這天屠軍,究竟是想要乾什麼!

生於斯長於斯,應該是我大幽朝的兵甲將士!

現在卻放出訊息要世世代代守護突雀國?經過寡人的同意了嗎!?

這個蘇澈,簡直是大膽包天,放肆至極!!

大幽聖主立刻召見自己的智囊團!

這一次,智囊團中,同樣有文官載譽!

“載譽先生,你以為,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對付天屠軍??這個叫蘇澈的,一直以來,做事都相當過分!如今更是自作主張,要保護突雀國!這算什麼?這是本王的意思嗎?這是欺君之罪!我看留他不得!!”

“大王不必著急……”

載譽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忠心耿耿的忠臣良將,腹中已有良策。

“大王,天屠軍雖然立下了這個規矩是事實,可是,前麵不是還有兩條規矩嗎?這足以證明,天屠軍的蘇澈蘇將軍,是冇有亂臣賊子之心的……”

“這倒是……從前麵兩點看,這小子還算懂點規矩!但是,他不經過本王的允許,就做這麼多出格的事,包括建立番號,建立隊伍,帶兵參戰,甚至滅了北大營,殺了本王的統帥索洛圖和十幾位千夫長百夫長,這就已經是死罪!!”

“領兵打仗的事,本來就是能者居之!”載譽直言進諫,道:“大王,依微臣之見,大王應該召他進宮聽封,從他是否接受封賞,來看他本人以及天屠軍,對我大幽朝的態度……”

“如果他視而不見,不把本王放在眼裡呢!?”大幽聖主問道。

載譽沉沉道:“不忠者不用。若是如此,那就隻能出兵剿匪了!冇得選擇!且不得不走這條路!!”

“好!!”

大幽朝聖主直接點頭:“這一次,我就聽你的!!載譽,由你親自擬寫詔書,讓天屠軍蘇澈,進宮領賞聽封!!本王倒是要看看,這個蘇澈究竟想要乾什麼!!”

“是!微臣立刻去辦!”

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