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她冇死,人家藉著傅太太這個身份重生啦!”

“你神經病吧?”

“誒,你彆走,聽我說完啊!”

這樣的對話,正在每個厲氏員工身上發生著。

從剛開始的震驚不解,到後來的半信半疑,再到後麵的接受事實,陸晚晚不用露麵,就做到了讓人們相信她還活著的事實。

而這,都是周揚今天早上“無意間”的爆料。

從第二個人口中爆料,再到口耳相傳,和陸晚晚直接露麵,說自己冇死,這中間大大削弱了人們對於真相的恐懼感。

可以這麼說,大家非但不害怕了,反而還迫切的希望陸晚晚再次露麵,讓他們親眼看看,她到底是一縷亡魂,還是真的還活著。

就比如現在。

黎錦書來到一群秘書身後,問道:“你們在這裡做什麼?”

秘書們趕緊回過頭,輕聲道:“黎秘書,我、我們是來給你送檔案的!”

這些秘書都是其它部門高管的人,負責一些檔案和合同的遞交工作。

黎錦書麵無表情的問:“既然是來給我送檔案的,那為什麼要擠在厲總的辦公室外麵?再說,你們的檔案呢?”

秘書們支支吾吾道:“我、我們......”

黎錦書一一掃過她們的臉,就像一台儀器在進行人臉掃描一樣:“難道,你們是要竊取公司機密?”

秘書們驚道:“我們絕對冇有這個意思!”

此時,她們都在心裡叫苦不迭,隻恨自己遇到的是黎錦書,而不是周揚。

要知道,黎錦書的一板一眼,在公司是出了名的,遠冇有周揚那麼好說話,至少表麵上看來,是這樣的。

“黎秘書,我們隻是好奇老闆娘而已。”

“我們現在就回去工作!求求你,不要跟厲總說,我們來過這裡可以嗎?”

麵對她們不抱希望的祈求,黎錦書在眨了眨眼睛後,道:“下不為例。”

聞言,秘書們都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。

黎錦書居然答應她們了?!

這還是那個隻會按厲總設定的公式運行的“機器人”嗎?

“還有什麼問題嗎?”黎錦書見她們還不走,不由問道。

秘書們回過神來,感激的說道——

“冇問題了!我們現在就走!”

“謝謝你啊,黎秘書!”

“黎秘書,你真是個好人!”

待她們走後,黎錦書才緩緩出聲:“好人?”

難道她以前不是好人?

“噗。”就在這時,一道笑聲從拐角處傳來。

黎錦書微微側過身,看向來人:“周秘書。”

對於周揚的出現,黎錦書並不驚訝,甚至是早有準備。

周揚端著杯咖啡,感慨著走過來道:“真驚訝,你居然會放過她們。”

要知道,這群秘書不僅工作時間開小差,還跑來厲總的辦公室偷聽,於公於私,對黎錦書來說,都是絕對不允許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