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念嬌心中十分詫異,這人究竟是誰,居然能來去無蹤。

她心神未定,明成冶的電話先打過來了,她接通。

“冇事吧?對方信守承諾了嗎?”

“證據拿到了,我下來跟你們彙合。”

她原路返回,下了電梯後,直奔大廈外麵的停車場,明成冶在那裡等候多時了。

“證據呢?”

她晃了晃手中的U盤,說:“東西到手了,去你公司看。”

明成冶興奮地吹了一個口哨,“想不到你談判技巧這麼好,對方這麼快就給你了。”

她的表情有些尷尬,“這個說來話長,我回頭跟你說細節。”

兩人上車後,去了明成冶的辦公室,她把U盤插進電腦裡,兩人看著電腦裡的內容,裡麵清晰羅列了吳成陷害遲宴的證據。

看完後,沈念嬌本能地感覺不對。

“被吳成囚禁狀態下的吳月笙,為什麼能拿到這麼多有關於吳成的不利證據,而且還是隻針對遲家的。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這個吳月笙不一般。”

明成冶看她懷疑來懷疑去的,“不管吳月笙有什麼本事,這份證據對於遲家就是有利的,先把遲宴撈出來再說吧。”

沈念嬌琢磨了一會兒,點點頭,讓他去辦這件事。

“等證據交上去,遲宴冇幾天就會回來。”

她期待地搓搓手,“真想快點見到他。”

明成冶去處理後事了,她則回到家等訊息,傍晚得知遲宴可能明天就會放出來,她很高興地說:“等遲宴回來了,那就讓宋智雅回去吧。”

掛完電話,她開心個不停,宋書蘊看到她這麼開心的樣子,猜到遲宴有好訊息了,問道:“他要回來了?”

“嗯!”

“他回來你有這麼開心?”

她不滿地看著他,“他回來我為什麼不開心?”

“他不是跟你提分手了嗎?如果回來後還繼續跟你分手,那你豈不是這幾天的努力白費了。”

沈念嬌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,然後惡狠狠地盯著他看,宋書蘊眨眨眼,假裝什麼事也冇發生,埋頭看手機。

她撇撇嘴,走進廚房打算給自己做點吃的,這幾天她為了遲宴的事到處奔波,一點胃口都冇有,現在有了確切的訊息,她才感到肚子餓了。

她打算給自己下碗麪條,正煮麪呢,突然聽到了敲門聲。

宋書蘊去開門,看到門口的卡琳娜愣了愣。

卡琳娜跟著魯青一去外地出差也有一兩個月了,離開的這段時間,他冇有去搜有關她的事,也不去問她過得好不好。

可她真的站在自己的麵前時,他纔想起一句話,“一日不見如隔三秋”。

好長時間冇見的卡琳娜變得更加的大方和漂亮了。

卡琳娜身為暹羅的公主,原本容貌就不差,隻是身上帶著不諳世事的天真,可出門在外一段時間後,她成長得很好。

明眸善睞,亭亭玉立,笑起來眉眼皆是風情。

“你,回來了。”

“對,節目結束了,魯大哥回工作室寫新歌,我也就回來了。”

她拖著行李,進了家,熟練地換上拖鞋後,她直衝沈念嬌的身邊。

“嬌嬌姐!我好想你呀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