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翻開華青控股集團曆次的新聞釋出會,就會發現,無一不是大事情,哪件事情拿出來都可以好好的說道說道的。

結果你一個女明星,因為一些緋聞,要求人家幫你開一次新聞釋出會來澄清,而且還話裡話外的說這件事是人家的責任。

說實話,張導覺得薑小白隻是趕走子香,已經算是有涵養了,要是換了其他人,說不定就真的動手封殺你了。

不打勤不打懶,專打那個不長眼。

張導都不知道,這子香的腦袋是真的長得,是哪次拍戲的時候被攝像機砸下來,砸壞腦袋了,還是說摔壞腦袋了,竟然臉大到能夠和人家提這樣的要求。

張導是一陣無語,最後說道:“這樣吧,你不要去找薑小白了,我今天冇有什麼事情,下午就到魔都去,有什麼事情等見麵以後再說吧。”

張導準備親自去見見薑小白,最後看看能不能夠挽回一下這個冇腦子的女人。

他都不知道是誰給子香的錯覺,讓她覺得可以在薑小白麪前頤指氣使的指手畫腳。

整天在大銀幕上出現,就真的以為自己萬眾矚目,以自我為中心了,覺得任何人都要讓著你了。

張導到了魔都的時候,是下午兩點鐘,見到子香以後,張導就氣不打一處來。帶著子香到了一處安全隱蔽的地方,然後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罵。

“你說你是怎麼想的,讓人家開釋出會,人家華青控股集團是世界五百強,不是什麼阿貓阿狗,手底下的員工幾十萬,這背後就是幾十萬個家庭,幾十萬個家庭,就有上百萬人。

可以說一定程度上,這上百萬都指著華青控股集團生活呢,人傢什麼影響力。

你覺得你是明星,那麼多人喜歡你,可是喜歡能夠當飯吃嗎?冇事的時候,手裡有兩個閒錢纔去電影院看你電影,那是消遣懂嗎?

可是華青控股集團那邊是飯碗,你和人家能夠比得了?”

張導不客氣的罵著,一開始的時候,子香還有些不服,但是慢慢的也安靜了下來,張導的話雖然說難聽,但是並冇有一點誇大,自己和薑小白的差距確實是有些遠。

“人家憑什麼要給你開新聞釋出會,這件事對於你來說是天大的事情,關係到你的演藝生涯,但是對於人家來說,這就是一個玩笑而已,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。

人家怎麼會因為這件事,鄭重的開新聞釋出會,再說了,這新聞釋出會一開,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,薑小白怎麼會乾這樣的事情。”

“而且你彆覺得這是人家的責任,這和薑小白有什麼關係,一點關係都冇有,而且對薑小白來說也冇有一點影響,現在是你自己的事情,要求人家幫忙,懂嗎?

這是一個態度問題,知道嗎?要是擺不正態度,現在就回去京城,老老實實的換份工作吧,你不適合這個娛樂圈……”

張導說著,子香這下子是真的害怕了,其實娛樂圈裡邊雖然說卷,雖然說踩低捧高,雖然說勾心鬥角。

可在外邊也是八麵玲瓏的,是知道自己的的定位的,什麼咖位啊,什麼影響力啊,這都分的一清二楚的。

但子香一出道就遇到了張導,成為了謀女郎,有張導在帶著,可以說是一帆風順啊。

笑傲江湖劇組那邊開出了兩百萬的片酬邀請,張導都讓子香推掉了,還給介紹一些國際巨星給她合作,想著讓她進入好來屋,結果現在人冇有打進好來屋,心態倒是飄進好來屋了。

不,就是好來屋那些國際巨星,在麵對資本的時候,也是小心翼翼的,而薑小白是兩家世界五百強的創始人啊。

“張導,那……那我現在怎麼辦?”

“行了,你等著吧,我打兩個電話,帶著你去和薑小白道歉去,要是薑小白接受的話,那這件事就算是過去了,要是不行的話,那你就準備準備退圈吧。”張導直接開口說道。

他這個不是威脅子香,兩個人非親非故的,他能夠做到這個份上算是不錯了,肯定不可能幫再多了。

子香臉色一瞬間就大變,腿都有些發顫了,現在外邊傳謠傳的沸沸揚揚的,要是張導也不管自己了。

那自己除了退圈也冇有其他路可以走了。

想到這裡,子香心裡悔恨的要死,早知道這樣,自己就是跪下來給薑小白道歉,乞求薑小白幫忙,也不能夠退圈啊。

“求求你,張導,幫幫我。”

“行了,到時候你態度好點,要是還是上午那個樣子,就不用去了。”張導冇好氣的說道。

子香連連搖頭:“不會的,不敢了,我真的知道錯了,我一定好好的和薑董道歉。哪怕是跪下來求他都行的。”

張導皺了皺眉頭:“不要說什麼跪不跪的,先能夠見到薑董再說吧。”

張導說完以後開始打電話聯絡人,想要找一箇中間人穿針引線,要說張導這麼多年在行業內,還是有一定地位的。

最後還真的聯絡上人了,不過對方不在魔都,也不想出席這樣的場合,隻是爭取了一個和薑小白見麵的機會,讓張導帶著子香自己過去。

下午冇有什麼事情,薑小白和張衛義,宋馨幾個人就在建華飯店吃飯,這也算是過完年以後,第一次私底下聚會。

其實張導的電話是打到了張衛義這裡的,張衛義負責外邊的事情,很多時候不能夠不給麵子的。

“薑董,就是見個麵,我實在是抹不開麵子了。”張衛義看著薑小白。

薑小白無奈的搖搖頭:“你啊,行吧,讓他們過來吧。”

薑小白還能夠說什麼,隻能夠答應了下來,這張衛義在外邊欠下的人情也是為了華青控股集團的,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是人情世故這張網,誰也逃不開的。

“行,那我讓他們過來,那邊說了,事情怎麼樣都無所謂的,就是一個見麵的機會。”張衛義把中間人的態度說了一下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