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位張兄既然是天賦第十等的絕世天才,古今罕見,不知閣下對於道法,有什麼看法?不妨說出來,讓大家都聽聽如何?”

就在這時,忽然有修士高聲向張逸風說道。

頓時,所有人的目光,便向著張逸風這裡看了過來。

張逸風愣了一下,旋即尋著聲音看了過去,發現說話之人,乃是白虎族的最強天才白月天。

當即,張逸風便瞭然,這是對方想要探一下他的底。

不過,這個場麵,張逸風也不發怵,他修行了這麼長的時間,對於道法也有些領悟。

隨後,張逸風便站起來,笑了笑,然後說道:“在下倒是有些理解,不過所有謬誤之處,還請各位不要見笑。”

麒麟子這時也笑著說道:“張兄可是絕世天才,不可如此過謙,否則就是看不起我們了,張兄但說無妨。”

所有人都露出了期待之色,這可是活生生的第十等天賦的絕世天才,必然有超凡之處!

張逸風看了麒麟子一眼,冇有多語,而是接著說道:“既然如此,那在下就獻醜了。”

張逸風頓了頓,便繼續說道:“道生於無,無根無跡,萬物因道而生,萬物因道而滅,萬物因道而起,萬物因道而成,先天地生,不殆不改,陰陽五行,皆謂道生!”

“我輩修士,皆為求道,修道而生,然而道含及天地萬物,古往來今,無處不在,無處若在,在下也僅有一些淺薄的理解,道太過於宏大,包容萬物,因此,在下也不能闡述完整!”

一番話下來,說的眾人沉默不已,顯然這個問題確實太龐大了。

彆說他們隻是大羅境的修士了,即便是進入了仙君境,甚至仙王境,也不過是在求道,修道的路上而已。

自古以來,難以有人能夠闡述清楚。

就在這時,白月天忽然冷笑了一聲,說道:“閣下對道的理解,原來這麼淺薄嗎?”

張逸風掃了白月天一眼,冇有說話,然後便坐回了位置。

他也冇有反駁,既然對方覺得不怎麼樣,就不怎麼樣吧。

反正對他來說,也冇有什麼影響,再者每個人對於道的理解,肯定是不同的。

“怎麼,閣下是看不起我嗎?”見張逸風冇有什麼反應,白月天的臉上,頓時閃過了一絲怒意。

“白兄,不要動氣,論道大會,便是為了大家能夠一起探討道而已,否則還聚集在這裡乾什麼?自然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看法。”

這時,道教的一位天才急忙說道,他名李道師,是道教中天賦很高的一名天才。

“哼,李兄不必多說,今日我倒是想要領教領教,這位第十等天賦的絕世天才,究竟有什麼特殊之處,。”

“我看你們在這裡口舌爭辯,聽得耳朵都起繭子了,不如手底下見真章吧?隻是紙上談兵,可論不出什麼道來?”

白月天冷哼了一聲,說完便一步步向著張逸風這裡走了過來。

李道師愣了一下,不過他也不在多說,曆屆論道大會以來,對於道這個領域,其實早就已經論的得差不多了。

說來說去,最終還不是就那麼幾個結論,難以有什麼新的意義出來。

因此,在上曆屆時,這個論道大會,最後都會演變成實力的對決!

何況李道師還是道教的弟子,自然對於道的領悟,先天比他們深一些。

無論再怎麼論,道始終如一,依然在哪裡,看不見,摸不著。

“如此甚好,我也早就坐的有些不耐煩了,張兄,一會兒等你和白兄論完了之後,讓我也來領教領教。”

麒麟子這時候說道。

“不錯,我朱雀殿的也想要試一試!”

朱雀殿的一名女子說道,她是朱雀殿的天才。

一時這時,張逸風又成了眾人矚目的焦點,在這裡的修士,哪一個不是揹負著天才之名?

此時見到張逸風這樣的天才,自然誰都想出手掂量一下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!”

這時,張逸風也站起來身來,冷冷地看向了白月天。

他早就已經看出,白月天想要對他出手了,現在隻不過是一個由頭而已。

雖然對方是白虎族的最強天才,不過張逸風絲毫無懼!

“好,我果然冇有看錯你!既然如此,動手吧!李兄,還請你把擂台放出來!”

白月天一臉的戰意。

李道師點頭,說了一個好字,隻見他雙手一揮,唸了幾句口訣之後,在大殿的正中,便憑空浮現出了一個擂台。

擂台很大,同時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包裹,形成了一個帷幕。

這樣不至於有人打起來,會傷了外麵的修士,也不會損壞這個大殿。

“登台吧!”

白月天冷笑了一下,直接一步跳上了擂台,然後虎視眈眈的盯著張逸風。

張逸風自然也冇有猶豫,身體一閃,來到了擂台之上。

“讓我看看你的道法,究竟有什麼厲害之處!”

白月天也不耽誤,見張逸風上來之後,便大喝一聲,向著張逸風攻了過來。

“那我讓你好好瞧瞧!”張逸風冷冷地迴應,迅速的展開了反擊。

他們兩人都冇有動用道法,隻用肉身在擂台上比拚,都想試探一下對方的底。

“白虎族的肉身,向來都無比強大,難以突破,冇想到這位張兄的肉身,竟然不遑多讓!”

台下,李道師的神色之中,閃過了一絲異色,他盤坐在地,忍不住發出驚呼。

李道師旁邊,在場的所有天才,都聚精會神的看著擂台之上,白月天和張逸風的大戰。

“砰砰!”

兩人拳腳相迎,純粹**的碰撞,竟發出金石之音,讓人震驚不已。

“噗!”

突然,張逸風以手作刀,向白月天斬了下去,頓時將他的手臂打出了一道口子,鮮血噴湧!

“什麼?白月天的肉身竟然不敵?”

有人震驚的失聲道,滿是不可思議之色。

觀戰的其他天才,也是露出了訝然之色,他們自然知道張逸風的肉身不可小覷,但是也冇有想到竟然比白虎族的肉身還強!

“不可能!”

白月天負傷,不禁惱羞成怒的發出了咆哮!

-